<rt id="znthu"></rt>

      <rp id="znthu"></rp>

      <rp id="znthu"></rp>
    1. <i id="znthu"><form id="znthu"><delect id="znthu"></delect></form></i>

      <cite id="znthu"><noscript id="znthu"></noscript></cite>

      <cite id="znthu"><span id="znthu"></span></cite>

      新聞動態

        首屆國際體外反搏學術交流會精彩回顧

        2006年5月13-14日,首屆國際體外反搏學術交流會在廣州廣東大廈隆重召開。這是體外反搏技術自上世紀60年代初問世以來第一次在國際上召開的學術交流盛會。本次大會由中國體外反搏技術和裝置的開拓者、中山大學心血管內科教授、博士生導師,著名的生物醫學工程專家鄭振聲教授與美國著名專家William E. Lawson教授和John C.K. Hui博士共同主持。與會代表500余人,其中約40余名國外嘉賓來自14個國家和地區(包括美國、法國、俄羅斯、伊朗、印度、土爾其、泰國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巴基斯坦、巴拿馬、哥倫比亞、印度尼西亞等國家,以及中國香港、中國臺灣地區)。5月13日下午,40余名來自北京、上海、成都、廣州等地的國內著名心血管專家學者參加了“中國體外反搏應用與發展戰略高峰論壇”。我國著名的心血管病專家,中華醫學會心血管病分會候任主任委員胡大一教授、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徐成斌教授主持了高峰論壇。論壇的主題是:(1)體外反搏應用與發展的國內外現狀;(2)體外反搏發展的制約因素與發展機遇;(3)中國體外反搏的未來之路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首屆國際體外反搏學術交流會3位共同主席出席開幕式
        (由左至右:John CK. Hui, PhD, William E Lawson,MD, 鄭振聲教授)

        高峰論壇專家發言精彩回顧

        胡大一教授 (中華醫學會心血管病分會副主任委員,同濟大學醫學院院長,中國醫師協會循證醫學會的主任委員):

        體外反搏的推廣是個系統工程,不是一個單獨的問題,要把它當成一個整體來推。涉及到市場怎么做?學會怎么做、科學研究怎么做、還有政府該怎么做?雖然今天的會議講得還比較籠統,但是幾個要點也已經出來了。這就是我們需要分門別類的去做、需要專家共識,只有專家做了才有科普。將來中國的很多事情,我認為:只要值得干,在允許的條件下和范圍內就必須先做起來。我們還是要講愚公移山,學“老三篇”,只要堅持不懈,就會感動上帝:第一個上帝是政府,第二個上帝是專家和學會,最后的上帝是患者和社會。所以你不要指望哪一天讓政府把體外反搏治療的費用提高,不寫指南我就搞共識。不要期望萬事俱備,大家要先干起來,就是所謂先結婚后戀愛啊。因此,我有這樣幾個建議:第一,希望成立一個學術的專家委員會,第二就是要有一個做市場的專家委員會。逐步將體外反搏的工作科學化、規范化地向前推進。

        周玉杰教授(首都醫科大學北京安貞醫院):

        胡大一老師是中國醫師協會循證醫學會的主任委員,我們想體外反搏能否在循證醫學上搞一些具體的循證措施。中國人口的老齡化,缺血性心臟病絕對要占第一位的,缺血性心臟病我們做介入的較少,做搭橋就更少了,所以缺血性心臟病需要體外反搏的需要量非常大,他們為什么需要體外反搏,能否增加側枝循環,血流灌注怎么樣,如果胡老師要組織體外反搏的循證醫學研究的話,我們幾家醫院聯合起來,我們給他進行數字化的分類,實際上我們循證醫學證據很可靠的,體外反搏也不需要再次血流重建的花銷,新農村合作醫療,有大概近兩億的農民,可能正適合我們兩億多的農民和其他人去做,適合我們人口老齡化,和缺血性心臟病的趨勢。還有一個問題是你很難說服大夫。第二我就想我們能否搭上長城快車,長城會議相當于ESC\ACC這樣的國際化會議,是否在會議上搞一些培訓的課程,很多介入大夫,就像我上研究生時才知道體外反搏,是不是大家重復,有學術的影響,有專家的共識,再有廠家的贊助,這樣我們把活動搞下去。

        徐成斌教授(北京大學人民醫院):

        我覺得我們今天的高峰論壇開得特別好。為什么體外反搏開始階段很輝煌,而現在走下坡路?這種療法無創傷,臨床應用有效。臨床藥物不可否認是有效的,但是有相當多藥物是不行的。周玉杰教授講得很好,我們既然有這么多的病人,有這么多的適應證,實際上廣東來說有很大的優勢,廣東經濟發展應該是最快的,最有前景的,應該鼓勵那些海外的華僑投資和贊助,現在是市場經濟,離開了經濟很難辦,我相信只要我們每個病人都用盡全身心的精力去治療,證據已經有了,我們需要作進一步的研究,應該說前景是非常好的。首先我們需要做一些宣傳,在報紙和雜志上刊登。腦卒中后遺癥幾率非常大,而且我們這種辦法對腦卒中后遺癥、缺血性腦病都有很大的好處。我們有機遇,創新又在我們這里。所以我們前途是光明的,任重道遠。

        余國鷹教授(中國醫學科學院):

        今天體外反搏的發展環境條件已經好了很多,因為有內皮功能這個概念出來了,整個國內外的臨床試驗在進步,首先我們要說服群眾、我們也要說服我們的官員,積極促進體外反搏技術的推廣應用。

        鄭振聲教授(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),蔡大衛教授(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):

        不論在體外反搏研究的深度和廣度上,以及體外反搏治療的范圍和病例數上,我國均處于國際領先水平。但是,近十多年來,我國體外反搏開始走下坡路,開展體外反搏的醫院逐漸減少,床位減少,人員減少,病員減少。其原因主要在于:(1)以課題研究為主的形式很少考慮體外反搏的經濟效益。(2)體外反搏治療收費太低,不能支持體外反搏治療的正常運作。(3)體外反搏技術宣傳的廣度和力度均不夠,大部分醫生和患者都不了解體外反搏這種治療方法。要發展和推廣體外反搏這項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體外反搏技術,必須改變體外反搏開展的模式,調整體外反搏治療價格,加強體外反搏的宣傳工作,深入開展體外反搏的基礎研究、臨床療效的驗證,同時加速反搏機的技術改進步伐,以進一胡大一老師是中國醫師協會循證醫學會的主任委員,我們想體外反搏能否在循證醫學上搞一些具體的循證措施。中國人口的老齡化,缺血性心臟病絕對要占第一位的,缺血性心臟病我們做介入的較少,做搭橋就更少了,所以缺血性心臟病需要體外反搏的需要量非常大,他們為什么需要體外反搏,能否增加側枝循環,血流灌注怎么樣,如果胡老師要組織體外反搏的循證醫學研究的話,我們幾家醫院聯合起來,我們給他進行數字化的分類,實際上我們循證醫學證據很可靠的,體外反搏也不需要再次血流重建的花銷,新農村合作醫療,有大概近兩億的農民,可能正適合我們兩億多的農民和其他人去做,適合我們人口老齡化,和缺血性心臟病的趨勢。還有一個問題是你很難說服大夫。第二我就想我們能否搭上長城快車,長城會議相當于ESC\ACC這樣的國際化會議,是否在會議上搞一些培訓的課程,很多介入大夫,就像我上研究生時才知道體外反搏,是不是大家重復,有學術的影響,有專家的共識,再有廠家的贊助,這樣我們把活動搞下去。

        日韩精品亚洲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